寫在以太坊ICO五週年之際:談以太坊2.0的最新進展
ECN以太坊中國/張詠晴編譯
2019-07-31 15:39

 

階段0的代碼已經凍結、客戶端正在進行互操作測試、階段2的相關研究如火如荼……這對以太坊的未來到底意味著什麼?

 

歡迎來到Bazaar(市集)

 

我最近重讀了 Eric Raymond 在1997年發表的有關開源開發的經典著作「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」。當有一群數量可觀的開發者參與軟體開發時,會形成一種非常積極的局面。他將其稱之為開源軟體開發的「市集」模式。

 

這種模式看似喧嚷、混亂,但其實激發了開發者的活力,使其產量更高,而且最重要的是,會取得更好的成效。他將「市集」模式與傳統的「教堂」模式進行了對比,在傳統模式中,開發都是由少數且封閉的個人合作形式進行的。二十年後,「市集」模式將帶來的改變是不可置否的。目前應用於世界上絕大多數電腦設備的 Linux 操作系統,只是「市集」開發模式的其中一個例子。

 

我發現這是一個有趣的角度,透過它我們可以窺見以太坊2.0區塊鏈的發展。從以太坊2.0項目開始到目前已經經歷了一年多,正是反思的好時機。

 

以太坊2.0項目可以說完全採用了這種開放式、「市集」式的開發模式。然而,我們大大拓展了 Raymond 的願景:在以太坊2.0 中,我們所做的不僅僅是構建軟體,我們還在以這種完全開放的方式設計整個協議。我不確定之前是否有過這樣的先例。

 

這不是指無序狀態。與 Raymond 的概念一致,這個項目主要由以太坊基金會的一個小團隊領導,負責設定路線並管理主儲存庫。但是一切工作都在透明公開的前提下進行,並囊括盡可能多的參與者。舉些例子:目前有62人為規範貢獻了代碼,還有更多的人參與了客戶端執行進程及ethresear.ch 上的研發討論,還有每兩週一次的開發者電話會議(最近一次會以中超過50個人參與)。

 

是的,儘管過程中有時候顯得混亂、無組織、效率低下,因而出現了很多新設計、修繕和重寫的情況。然而,在這市集般的喧嘩中,湧現出了一些奇妙非凡的事物,這也是非開放的開發者社群難以望其項背的地方。

 

我一直以來主張(也將長期主張)的看法是,這種開發模式是以太坊的殺手鐧。「激進」的開放性使社群獲得了強有力的參與和支持。對於我們這種依賴社群驅動「網路效應」的技術,做到這一點至關重要。僅僅是社群大規模的參與就使得以太坊與眾不同。

 

以下是我經常思考的關於這種開發模式的一個例子,Vitalik 最近發推說道,社群最好的一點就是當某個問題被提出,就會有人自告奮勇站出來解決。2017年底,Justin Drake 出現了,在以太坊2.0計劃休眠了一段時間以後,重新激活了相關研究工作。在2018年中,當以太坊需要更好的協調和規劃時,Danny Ryan 站了出來。2019年初,從未有所耳聞的 Diederik Loerakker 成為了以太坊2.0客戶端測試套件的關鍵開發者。我們的下一個難關是攻克點對點網路,具有專業知識的成員已經開始逐漸參與其中。例子不勝枚舉,但我想說的重點已經清晰明瞭:大家喜歡「市集」。

 

我有時會被問到一個有趣的問題,通常是對以太坊感興趣的企業問的:路線圖在哪裡?恰當地說,雖然參與者之間對於以太坊的發展方向以及發展方式有許多共識,但其實並沒有公開發布的、詳細的、承諾性的、「官方認可」的路線圖。

 

「市集」模式下不存在「確切」的路線圖。Linux Weekly News 的一篇經典文章也遭遇了同樣的問題,他們的結論是:「試圖在此進程中制定路線圖不太可能起到促進作用。」

 

話說回來,對於以太坊2.0系統計劃,我們確實分了三個獨立步驟,每一階段在前一階段的基礎上繼續進行。階段0主要內容是信標鏈,它將實現了權益證明(PoS)協議,作為工作量證明(PoW)的替代方案來維護區塊鏈網路。階段1以分片鏈的形式提供巨大的可擴展性,能夠將網路的交易處理能力提高至每秒一千多筆。階段2是提供用戶帳戶和智慧合約的執行層,並為去中心化未來所需的全部分散式應用程式提供支持。

 

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,原文標題為「寫在以太坊ICO五週年之際:談以太坊2.0的最新進展